終於學會「賴床」的小明

不愛睡覺的小明
第一社福每天都在耕耘很多人與家庭的「轉『淚』點」!

千萬別誤會,這不是寫錯字,英文稱「turning-point」的「轉捩點」指的是人生關鍵轉彎的節骨眼。其實,有很多生命在第一社福裡經歷到從未想到的「人生更新」,一個又一個的生命在第一社福的幫助下脫胎換骨的改變,我們感動自己參與了這一個個「轉『淚』點」──幫助這些服務對象和他們的家庭,從苦惱轉為破渧為笑的人生。

睡覺對一般人來說是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時間到了倒頭就睡,醫生和媒體都宣導每天至少要睡8-10小時才健康,對很多人來說睡覺比減重要來得容易多了。

但對小明來說,年近四十極重度智能障礙合併自閉症的他,從小就是每天只睡1.5至2小時的「磨娘精」,比拿破崙每天睡4小時還少的小明,又沒有征服歐陸的大事,有過動徵狀的他在多出來的時間裡只有不斷的「出事」。

排隊14年等待接受全日型服務的小明,終於進入第一社福附設永愛發展中心接受服務,而媽媽也終於可以好好照顧中風臥床的小明爸爸。

來到永愛後不改晚睡早起的習慣,睡完每天該睡的1.5-2小時的小明,張開眼睛時正是半夜一點左右人人沉睡的時間,醒來的他忙著用手到處敲──敲床、敲牆外加敲同室室友的額頭,發出叩叩叩如木魚般寺廟早課的響聲,除此之外他還會抽掉同伴八分滿的尿套(如雨傘套的儲尿袋),當老師忙著收拾滿地尿液時回頭一看,只見他正扒掉熟睡室友的被單,熟睡的室友被驚醒,癲癇大發作口吐白沫的驚悚片立刻在午夜上映,小明在夜裡製造的混亂愈演愈大……

在小明進到永愛後的半年內,三位大夜工作人員陸續離職,不知如何是好的夜間組長與主任只好求助「第一行為工作室」針對小明的睡眠問題進行處理。

工作室介入後與永愛的工作團隊通力合作,從開始到成功協助小明完成良好睡眠習慣的訓練,整整花了七個月的時間,到了最後一個階段「培養賴床行為」的行為訓練目標成功後,全案成功結案。


賴床,其實是一件需要學習的事情
在正向行為支持的世界裡有許多顛覆傳續價值觀的事情,「賴床」在一般社會裡不會是件「好事」,然而團隊在整個行為介入的過程中發現,小明的睡眠問題除了醫師診斷有生理上睡眠障礙的原因之外,還有自閉症患者固著的障礙特質、心理上引起注意的需求、關係互動方面權利角力(power struggling)以及長年怕尿床,每兩小時被叫醒小便而養成睡眠中斷。

在各式各樣睡眠情況當中,行為輔導員發現小明從來就不會「賴床」,不管是半夜幾點鐘,只要他睡醒一張開眼睛,就立即彈離床舖,精力旺盛的挖自己的身體或把玩破壞一切所見之物。行為輔導員為小明設定最後一個睡眠習慣的訓練就是──想要繼續睡覺的「賴床」行為。

這時小明已經學會了看到「睡覺」圖卡就躺下的行為,於是從清晨4:00開始,行為輔導員坐在門口透過房門的小窗觀察,一看到小明眼睛張開,就進房出示「睡覺」的圖卡,提示他繼續躺下睡覺,反覆直到早上6:30到7:30間,之後確認小明進入深眠成大字形的睡姿,就請家園老師拿正在響的鬧鐘進房請小明起床,只見小明睡眼惺忪全身軟癱的撐起上半身,行為輔導員立刻拿「睡覺」的圖卡告訴小明:「還想睡」並鼓勵他繼續睡,等小明躺下立刻小聲稱讚他,讓小明再次安然入睡,如此每天練習一個月,直到小明週末回家,媽媽說他現在竟然在家可以睡到七點多才起床,平日在正常時間永愛的老師請小明起床,小明都還會賴床再睡一下,到了快40歲,小明才終於學會被吵醒還要繼續睡的「賴床」。

從106年成功結案後到現在,小明每夜仍需起身如廁三次,但只要值夜老師在小明上完廁所後出示「睡覺」的圖卡,小明就能平靜的回到床上繼續睡,直到早上七點左右工作人員請小明起床才離開床鋪。小明、小明的家人和教保老師們終於能「破渧為笑」,家人也不用擔心小明半夜起床讓大家都不用睡的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