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智障礙成人學習自我照顧計畫

 
另一種媽媽,一樣的母愛

第一社福基金會服務的心智障礙孩子有2個甚至3個媽媽,一個是家裡的媽媽,另一個是中心日間或是夜間住宿照顧的教保員。對於因家庭照顧功能薄弱而需被接手全日照顧的成年心智障礙者來說,他們的生活都有賴機構的服務人員從白天至夜間不間斷的陪伴和照顧。

這些機構服務人員有已婚、也有未婚,但因為孩子們的需要,激出她們強大的母愛,奉獻個人的時間、體力和專業,陪伴這群需要很多「愛」的天使們愉快生活,讓長年擔負照顧重擔的老父母安心。

--------第一線同仁服務心得分享-----------

老師得獎與學員合照
生活服務員的工作日夜顛倒,算是體力活,常有人問我:「兒子、女兒都成家了,幹嘛不退休?」這個時候我就會想起兩個故事。

第一個故事發生在第一社福辦理崇愛發展中心的夜間宿舍,一個學員邊走路邊小便 一個老師緊跟在後面擦地板旁人不解問道:難道你不怕臭? 老師:把他當作親生兒子就不怕;還有一次戶外教學,有個女學員只會坐馬桶上廁所老師二話不說半蹲讓這個女生坐在她的大腿上如廁。這兩個場景讓我好震撼、也好感動。我體會到這些大朋友的『需要』以及『愛的力量』,是這兩個故事支撐我一直做到現在。

 

看見孩子的「需要」,我的愛很多

我在崇愛中心有16個「兒子」,年紀介於30歲至50歲之間,生活自理能力大致分為三類:很好、很差、逐漸退化中,來「崇愛」之前我是一名家庭主婦,所以我把自己定位為『媽媽』,幫他們打理生活大小事也就不會覺得辛苦,因為媽媽照顧孩子,是不會要求回報的,偶爾被孩子的生氣行為波汲,我也不會生他們的氣,因為我知道,孩子不是故意的,我只會想:怎麼辦?我還不夠了解他們,要再努力一點才行。

有一回孩子動作過大,不小心推倒我,家裡的兒子心疼我,勸我不要做,我跟兒子說:「你叛逆期的時候也兇過我,不想聽我嘮叨就甩門,我也沒有不理你,這些大朋友不像你懂得『表達』、會自己找管道紓壓,他們其實知道這樣做不對,可是沒有辦法控制自己,因為等情緒平穩了,他們就會來跟我道歉。」這些大朋友大部分的時間都很可愛、很貼心,吃飯的時候會搶著幫我夾菜、我說:「頭好痛」,會去拿綠油精給我,幾天沒見會說他好想我。有快樂的媽媽才會有快樂的孩子,所以我一直期許自己要做一個快樂的媽媽。

  我的16個兒子最需要『愛』,剛好我的愛有很多。

第一社福每月服務330位中、重度心智障礙青年學習自我照顧, 120位成人夜間居住照顧,教保員陪伴及協助他們面對因先天障礙而帶來的種種生活挑戰,母親節前夕,邀請您支持這群老師媽咪們服務不停擺。